窗到盡頭方恨死(。

2048全職版本←副標:害人不淺(X)

****閱讀之前以下注意****

OOC有,背景第10賽季結束後的夏休期

繁字有,造成困擾很抱歉QwQ

LO主已經沒有藥救(X)

寫這篇文的目的只是想要怒吼2048這遊戲太過邪惡!!!!!!!!!!!!!!!!!!!!!!!!!!
我絕對不會承認是因為玩2048玩太兇所以稿子都沒有寫((欸###

以下都是腦洞,請大家輕鬆看待XD

==============================================

敲擊鍵盤聲所產生喀搭喀搭的聲響,在此時空無一人的大廳裡顯得更加明顯。

帶著耳機正在聽音樂的喬一帆很是隨意的看著電腦螢幕,那輕鬆的樣子不像是在做著自主訓練。

從窗外探進來的一抹陽光,淺淺的灑在屋內及喬一帆身上。

現在的時間不算晚,但是戰隊裡的人現在不是因為通宵熬夜所以到現在還在睡,就是已經有度假計畫的人出外晃悠去了沒在宿舍裡。

現在正值夏休期,也是職業選手們唯一能夠喘口氣、好好放鬆自己的假期,而高英傑也趁著這時候跑來興欣找自個戀人求摸、蹭飯兼度假,儼然是半個興欣人。

「你在玩什麼啊,一帆?感覺很有趣的樣子。」手上拿著一支冰棒大口啃著的高英傑輕手輕腳的走到喬一帆身後,看著螢幕上顯示的一格格好似九宮格不斷變動的畫面,高英傑的好奇心被勾了起來。

H市的夏天熱得令人難受,高英傑身上只隨意的套了件襯衫,襯衫底下的是件普通的南瓜短褲。他把手上剩餘的冰棒餵進喬一帆口中,接著一屁股就是往喬一帆的身邊湊,硬要跟喬一帆坐同張椅子。

「英傑,旁邊有多的椅子啊。」喬一帆無奈地停下原本不停按著鍵盤的動作。

「……就要坐你這一把椅子。」高英傑把手上吃剩餘的冰棒餵給喬一帆,一邊好奇地開始研究起這神秘玩意兒。

「這遊戲究竟是怎麼玩的?」

「操作上下左右的方向鍵,想辦法把兩個同樣名字的方塊堆疊在一起組合就行了。」

喬一帆看著高英傑坐得不舒服,看似要掉不掉下椅子的狀況,淺淺嘆了口氣後他一把撈過高英傑的腰,一個用力就把人給抱上了大腿。

「哇!你這麼突然的動作差點嚇死我了。」高英傑小小的抱怨了下。

「誰叫你旁邊有椅子不坐,偏偏要來我這湊趣。我看你好幾次都差點滑下椅子,想說就乾脆讓你坐我大腿上更安穩些。」喬一帆帶點壞心的笑著。

不得不說,就算是再怎麼良心的一個好人,在三個不知下限節操為何物的猥瑣傢伙沒日沒夜薰陶之下,原本是乾淨的一顆心都會變成帶點髒的。

高英傑索性不搭理身後的喬一帆,埋頭開始玩起這叫做”2048”的小遊戲。

「咦?方塊裡的名字不都是榮耀圈職業選手的名字嗎?」高英傑發現這款遊戲的亮點,驚奇的喊了出來。

「是啊,今天一早刷微博的時候,看到有人發這個版本的"2048",而且還一堆人轉發,本想玩一會看看是什麼東西這麼火,結果一點開來之後就這麼玩了兩個小時。」喬一帆揉了揉有些用眼過度的雙眼,一邊還忍不住打了個呵欠。

「可惡!玩到肖時欽前輩那就過不去了!」高英傑不服氣的敲著鍵盤。

「呵呵,肖時欽前輩那再上去就是黃少天前輩了。我比你好一點,我卡在少天前輩那裡,每次玩到GG的時候都要被拉一次仇恨啊……」喬一帆一想到那個畫面就只能苦笑。

「唉呦,是2048呢。不得不說這玩意還真是殺時間的好東西啊。」葉修叼著菸走過兩人身後,探頭看了一眼螢幕上的畫面之後笑了出來。

「「欸?!前輩(葉神)您也有玩這個?」」喬一帆和高英傑聽到葉修這麼一說,兩人不約而同的驚呼出口。

「不過就是個小遊戲,微博最近很紅的嘛!等BOSS刷新的空檔就順手開來玩了唄。」

「那可以問一下前輩您是玩到哪了還是破關了?」喬一帆藏不住好奇心,還是問了出口。

「呵呵,你猜?」葉修隨手揉亂了喬一帆的頭髮,笑著丟了句不是回答的回答之後便轉身回到自己的房間。

「英傑,聽前輩剛剛的回答,你覺得前輩他破關了嗎?」喬一帆一頭霧水,只好向高英傑詢問。

「應該已經過關了吧,我覺得沒有什麼遊戲是葉神不會玩的!」高英傑一手握拳,回答的語氣裡充滿了崇拜和敬意。

 

 

此時,葉修靠在緊閉起的房門上,聽著外頭兩個年輕人的對話,他只能苦笑著。

 

「哥是什麼遊戲都可以很容易上手沒錯,不過這種要靠思考邏輯的遊戲這哥還真是玩不來啊……」


 

年輕人啊,人生在世總是有幾個短板的嘛……。


评论(10)
热度(18)

LO主名叫澄色初秋。

湾家人,有时简字和繁体字会交叉出现(X)
深陷全职坑底中我等着各位((不#

全职各CP无雷,唯一的坚持是双花、乔高乔不可拆 ❤

欢迎私讯聊天~★

一定要大喊的就是↓↓↓
小乔小高小天使们拜托嫁我❤❤

© 窗到盡頭方恨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