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到盡頭方恨死(。

祝你生日快乐。02.【林方】

顶风做案!!!

最近被家人盯着早睡不过我还是作死了 _(:з」∠)_

又是一个要分上中下的节奏!!!!!

对于这情况我该说些什么有够心累 (´;ω;`)

臥槽我的OOC症狀已經病入膏肓不想救了 ・゜・(PД`q。)・゜・
內文不知道傻白甜有木有我盡量了真的你們快看我真誠的眼!!!

嗯我真的会来还肉文债的你们信我!!!!

看看这个结尾处就是一个要滚被的场景写炖肉妥妥的 (o´・ω・)b

例行来艾特一下 @深居冬院  @辰星殒落  @四月之語  @浪漫派 


=============================================


林敬言一双眼直愣愣得看着屏幕窗口眼睛连眨也没眨一下,那眼神是恨不得能把画面里的方锐给抓出来搂进怀里,那视线的眼光热烈得像是能烧穿屏幕一样。

他心里不断涌上的狂烈情感无处发泄,只好把头往桌面上贴去,还用脸滚出了一串乱码来,……这就是一个又要被再一次成功攻略的节奏啊林敬言大大。

满腔满腹的幸福感夹杂着独自一人度过生日的孤单寂寥,林敬言的心里真是五味杂陈。

就在林敬言自个儿一个人在计算机前演着内心戏又哭又笑的时候,家里却响起了门铃声。

但是他很确定今天是不会有人来拜访的,除非是有人临时起意过来。

等等,临时起意?……林敬言突然想到了某种可能性。


他整理一下有些紊乱的心情前去应门,果不其然门一推开就见到那个一大早就闹失踪的人就站在他面前笑得灿烂。

「林敬言大大,生日快乐啊!看到我来你有没有吓到?」方锐拿高手中提着的蛋糕盒对着林敬言献宝,他笑得一脸奸诈。

「喜不喜欢我给你的生日惊喜啊,林大大?你造吗要搞定那个没下限的叶不修,我可是花了很大力气才说服他帮把手替我忽悠你好给你来个惊喜的!」

「……你花了这么大工夫就为了替我做生日?」林敬言替方锐捡起他随手扔在沙发上的外套挂好,一边从厨房端过蜂蜜茶喂方锐喝了一口。

「那可是只有你才有的特权呢还不快感谢小爷我哼哼!唉呦不说这个了老林你快来尝尝看这个蛋糕肯定特好吃的!我用我真诚的双眼发誓。」方锐连忙喝下半杯的蜂蜜茶后,跑去切了块他带来的蛋糕向林敬言双手奉上。

「……你可别跟我说这是你做的啊方锐大大。」林敬言推了推眼镜,扬起一抹戏谑的笑容。

「我去这当然是苏妹子做的!小爷我只负责用巧克力酱写上生日快乐而已。我做的能吃吗该全丢馊水桶了吧,我下厨的手艺几两重你又不是不知道。」方锐随手切下一小块蛋糕塞进林敬言嘴里,他刚正要问好不好吃的时候嘴巴却被林敬言给堵住,原本还算灵活的脑袋在这时候却全糊成酱糊了转不过来。

他唯一意识到的就是在嘴巴里逐渐扩散开来的甜腻香味以及林敬言趁着他双唇微开时滑进他口中的舌头。

隔着一片镜片看进林敬言的双眼,方锐不晓得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今天的林敬言不大一样,那被镜片阻挡的眼神是炙热的。

当方锐还在自顾自胡思乱想的时候,林敬言已经熟门熟路地用舌舔过方锐口中的每一处,他湿软的舌勾起方锐的交缠逗弄着。偶尔换着接吻的角度好让两人能吻得更深,随着接吻时间的拉长,方锐因为缺乏氧气而发出难受的嘤咛声,林敬言轻笑了声,他轻咬了一下方锐的下唇后便退了开来。

「呼……我说老林啊这么个玩法迟早会减寿的。每次接吻的时候氧气都给你抢了去,我还能怎么呼吸了不带这么耍流氓的啊!……我说老林啊你这么抱着我是要干啥呢?」方锐嘴巴终于被解放之后不断地喘着气,但是他话都还没说完就被林敬言给拦腰抱起。

「你说我们这时候还能做啥呢,方锐大大?」林敬言抱着人大步往卧房的方向走去,他整个人心情是好得不得了。

「……我去林敬言你又耍流氓!」方锐在心里想着是否等会该打个电话回兴欣请个病假先。


评论(3)
热度(22)

LO主名叫澄色初秋。

湾家人,有时简字和繁体字会交叉出现(X)
深陷全职坑底中我等着各位((不#

全职各CP无雷,唯一的坚持是双花、乔高乔不可拆 ❤

欢迎私讯聊天~★

一定要大喊的就是↓↓↓
小乔小高小天使们拜托嫁我❤❤

© 窗到盡頭方恨死(。 | Powered by LOFTER